云梦—江逝泠

全懵懂的天然呆/宅女/底层画师/往配音演员的道路上进发

【2018苏沐秋生贺文】【天堂伞】【伞修伞/有点虐】续梦(21H/24H)

【和上次的七夕小隐藏剧情『B站』是有一点关系】


  

  序


  “我。。。是谁?”


  “这里。。。是哪。。。。”


  “我为什么。。。。在这。。。。”


  “哥哥哥哥,这个孤鬼醒来了!”


  “对了,哥哥不在啊!”


  “你在这别动,本小姐给你拿药去!”


(伞哥第一人称和各种第三人称,开始,包括序文共。。。呃没数)

(里面有前世记忆了解一下)

(纯属虚构,别当真)

(跟原著没关系啊,有和原著一样的等于摘抄(我还真干过))

(如果有点和别的同人文相似,那可能我又双叒叕看多文了)

(看不懂的同学等我找时间在B站发个思路文第)

(正在加载中。。。)


  一 · 我,变鬼了?


  


  我意识醒来时,还未睁开眼就被一个叫凌凌的女童吵的昏头脑胀的,虽然有点痛觉,但是身体轻飘飘的,仿佛和纱衣一样轻薄。我也不知道那个自己叫自己本小姐的女童怎么看得见我,不对,是为什么说我是孤鬼,而且这里到底是哪?我的名字叫什么?我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哎,从未见过醒来后还未灰飞烟灭的气息微薄的孤鬼啊!”


  “什么!大”对于鬼什么什么的原理我都不知道啊!光是听被灰飞烟灭的事就能吓死我了,好像我跟沐橙。。。。。哎等等,这名字我怎么念的那么顺口?


  “谁会吓你!这本来就这样!无前尘记忆的孤鬼醒来都是灰飞烟灭,所以一般这种的孤鬼都是保持沉睡,等到轮回之期再飘到孟婆那喝碗轮回汤,然后投胎回人间了。倒是你,虽然看样子只有一点记忆,但没灰飞烟灭难道阎王跳龙门投胎转世啊!”


  这女童,说一大堆我都听不懂,我虽然有点印象,但——


  她说一大堆的把我记忆全混乱啊!什么阎王啊!


  “那这里是哪里,为什么我在这里,我到底是谁???”


  我开门见山,想问个彻底,却不知道有脚步声,顿时,门外大门被一个不可抵抗的力量推开,一个叼着烟卷,全身上下透露出不知熟悉的懒散气息的人在我面前,而且,特别面熟。。。。


  (前世记忆↓)


  


  “沐秋,千机伞再加上一个步枪更好,特殊情况可以押枪。”


  


  “你肯定想趁机报复我刚获得的橙武步枪”


  “不试试怎能行”


  “少年你也太猖狂了吧”


  “呵呵,你的特点不是能抓住bug吗,在荣耀的武器编制器却发挥不出作用了”


  “你是诚心想气气我啊……”


  “看你后面…………”


  “生日快乐,沐秋…………”


  (回到现实)


  “哎哎哎,直盯我哥干嘛!我哥那么好看吗!”


  听那女童尖锐的声音,足以让我的耳膜震碎,真是个……


  “真是个野女鬼………”


  等等,这句话怎么说出口的!但愿她没听见……


  “什么!我……!”


  看她生气的表情和尖锐的声音,得,耳朵又得受罪了。


  “行了,凌凌,人家随便说说,再者,你的嗓子不是跟你说过了,你是割喉他杀的。抱歉这位先生,凌凌生前是个大小姐,对你有所干扰。”


  “没事没事,敢问这里是哪里。”


  看这小哥一身古装汉服,一看我穿越了,但他口中的割喉他杀是什么鬼。


  “此处冥界,我是这掌控怨鬼死灵魂魄的新任鬼使叶朽,请问先生你前尘记忆恢复的怎么样?”


  “额,只想到一些片段,然后……然后想不起来了”


  我只记得自己叫苏沐秋,生于H市,有一个妹妹,家里除了我妹妹,还有一个懒散的和那鬼使 一样的人,然后……然后……哦,死于车祸……


  我怎么会记住这个……


  “那敢问先生名字是?”


  “额。。。。我叫苏沐秋”


  “哼,原来是个尘碎魂,本小姐才不跟你这个穷魂一般见识!”


  “尘碎魂?那是什么东西”


  她说我穷鬼就罢了,但尘碎魂是什么东西总能说清楚吧?要不然哪天我被某种原因灰飞烟灭吧。


  “我来说吧,凌凌她知道外表”


  “那麻烦叶修你了”


  “不是叶修,是叶朽”


  “啊抱歉”


  “没事”


  看他的笑容,总觉得有点熟悉。


  最后,叶朽告诉我,尘碎魂是个生前记忆全部碎裂,只保留部分记忆的魂灵。因为梦殇苏醒,所以,整个冥界的梦殇璃蝶都不受控制的吸食尘碎魂,才让冥界的尘碎魂都提早下凡人间,投胎新生。因为所有的尘碎魂都没有锁灵碑所以无法收取前尘记忆,导致死后魂魄灰飞烟灭。


  锁灵碑,才是主要的,但我醒来时身旁只有一把普通的伞。。。。。


  而那个鬼小姐说我会灰飞烟灭,可能她看到了梦殇璃蝶,但我却没有。。。。


  我拿起身旁的伞,默默抚摸了一下,瞬间,伞发出淡淡的黄色光芒,然后越来越亮,亮的那鬼小姐忘了尖叫。最后,光芒褪去,伞还是伞,但它变成了模样奇怪的伞。但这伞,好熟悉。我头突然昏昏沉沉的,意识渐渐模糊……


  “沐秋先生?沐秋先生!”


  “沐秋……”


  “……”


二、叶朽=叶修


  “沐秋……”


  “你,看了荣耀更新通知了吗………”


  “千机伞……”


  “没事……”


  “只不过从头再来罢了……”


  “况且……”


  “你的一叶之秋和我的秋木苏…………”


  “应该升级了………”


  “但……散人……”


  “少年,人生的路很漫长,千机伞,我们……”


  “慢慢研究……”


  “等到那天……一起配合……打出冠军……”


  


  我……


  想起来了……


  那把伞……


  是千机伞……


  当我醒来的时候,头昏昏沉沉的,床旁边的千机伞正发出淡淡光芒,而桌上,有一碗盛满貌似很清淡的汤。


  “沐秋先生,你,醒了。”


  我惊了一下,转身一看,叶朽竟在我旁边?!他那白净的身子穿着普通的白色睡衣,一种奇怪的姿势看着我,使我惊中再惊。


  这样子……不好吧……


  “哦,对了,沐秋先生,你的记忆恢复的怎么样了。”


  “除本来记忆,还记得这把伞的故事。”


  “哦,说来听听”


  “说来话长,一时半会我说不清……”


  “那就不勉强沐秋先生了”


  啊?啊啊啊?什么情况?叶朽他穿好衣服就直接走了?他没告诉我这碗汤干什么用的?那我只能依靠这把伞???


  我端起这个盛满的汤,闻了闻,没什么奇怪的地方。再看了一眼,很像面汤,然后……


  尝!


  等等等,如果喝下去会不会被毒死,而且,我现在是个魂魄,喝下去会不会像鬼小姐说的那样,灰飞烟灭啊啊啊啊!不想了,本人“死”后还是条好汉,喝了!


  ………


  一碗下去,没有什么怪异之处,味道清清淡淡,好像真的是……


  一碗面汤啊啊啊啊啊!!!


  我紧张有个毛用啊啊啊啊!!!


  “那么,接下来,该是寻找记忆了!”


  我拿起千机伞,想到了君莫笑拿起千机伞那威风凛凛的样子,觉得挺好,那么…………就开始寻找记忆,早找完早轮回回去继续为荣耀梦想进发!

         而我一出门,就遇见叶朽和那个女鬼在门口,貌似在等我,叶朽穿着一个黑白鬼使的服装,拿着日本那种祭祀的东西,叮叮当当的;而那个女鬼穿着汉服,手里拿着魂伞。那魂伞上那飘飘浮浮的幽灵,和魂伞上的花纹很不相配。


  “啊,沐秋先生你喝完那个汤了吗?对不起,我忘了告诉你,这是我去冥界找会做面条的魂师帮忙煮的面汤,让你惊到了。”


  “啊没事没事,面汤和人间一样好喝。对了你们这要干什么?”


  “下地狱抓梦殇!”


  那女鬼……哦不,应该不叫女鬼了,貌似有名字叫凌凌。那么好看的衣服配上特别尖锐的声音,简直不搭,如果她嗓子没被割的话,声音总能好听一点吧,反正不是尖锐声。


  “你们抓梦殇是要做什么?”


  “问我哥!他说要抓的!”


  “呃………”


  “嗯,其实是因为,我从古典里随便一翻,翻到了梦殇如果再继续强大会跑出冥界,祸及人间。而梦殇被杀掉,会掉出踪忆石,根据踪忆石可以找到记忆。”


  踪忆石,看样子可以找回自己的记忆,叶朽可能是为了我才这样做的吧,但是——


  “太危险了吧,要知道梦殇有可能吃了你……”


  “没事,我是鬼使……”


  “哥!”


  “凌凌,没事的……”


  “哇!!!”


  凌凌听到叶朽那勉强的声音后,突然大哭,但我……怎么……心有点痛……好像……这声音……我在哪听过……


  我的眼泪不知什么时候掉了下来,我下意识抹了抹,发现自己掉的眼泪掉在了一个枯叶上。这是我第一次看见自己那么清晰,那俊美的脸很难想象这是我,千机伞在泪珠发出微微的淡光上更加闪耀,在伞尖更加锋芒毕露。


  “沐秋,我……其实是来告别的……”


  “……”


  “人生的路其实挺漫长的……”


  “凌凌……”


  “交给你了……”


  我下意识的跑到叶朽面前,其实我也不知道我怎么会这样,只是觉得很熟悉……


  叶朽的面孔……难道是……叶修吗……


  我紧紧搂着叶修的脖子,叶修一脸茫然看着我,而我心中的思念不知什么时候有的,一下子喷涌而出


  “叶修……能不离开吗……”


  

三、梦境


  (在此存档:2018、10、14)


  (别问我为毛肝的慢,我本都写三页草稿了!文才三千多字TAT)


  叶修,是我在初四时期见到的,也是我特喜欢的人,因为初四面临中考,只能在一排似墙的书后,看见他的侧脸……


  “哎沐秋,这题是初三难度吧?”


  “嗯?让我看看,”


  “This is a photo graph of our village…唔,用of来连接两个名词时,第二个名词可以描述第一个名词的类别。这个其实是道选择题,貌似老师课上讲过,而且图上有提示,所以答案选A.some children are coming out of the building.这个在伴你学上出现比较多……”【别问我我才初一!】


  “我的同位是学霸……”


  “嗯?”


  “没什么没什么,对了,沐秋,你以后想干什么?”


  “现在父母闹离婚,先养活我妹妹和我呗!”


  “玩不玩荣耀?”


  “就是一个月前宣传挺火的那款游戏?其实我挺看好的”


  “呵呵,到时候中考完了,一起玩啊”


  “看我们能不能在一起了”


  ……


  “嗯……”


  叶修回了我一下,我刚才想起来记忆就有点分神。而我竟然被叶修死死抱住,四处发出萤蓝色的光茫——千万只幽雅的蓝色蝴蝶翩翩起舞,给没有一点东西的天空增添了东西,在凌凌的位置上,沐橙在那望着天空观景……回味无穷……


  “沐秋……”


  “嗯……”


  “南山冷,能不走吗……”


  我搂住叶修的脖子,额对额的说了一句,我心里很想说的话:


  “不走了……”


 (断层记忆)


  “我说,你确定你的电脑好使?”


  “当然了,荣耀这中超高内存的游戏我早试过了!”


  “说话算数啊!”


  “如果我说话不算数,那我变成一把伞给你撑着!”


  (【回归一下思想啊同学们】)


  “呃……”


  我刚才做了什么,我貌似和叶修……划去划去,什么乱七八糟的,别想别想,那个其实是假的那个其实是假的……


  “呃……叶修……刚才那个没惊到你吧……”


  我怎么把这句话说出来呢……


  “没……没有”


  看他突然脸红的样子,怎么辣么心虚又好笑呢?难道他脸红太可爱了吧。


  手里拿着千机伞,沐橙在后面跟那大小姐聊八卦,这样也好,可以给死沉沉的尴尬上加点声音。四处彼岸花渐渐多了起来,由两三朵到根本数不清,小路从石子路渐渐变成土路,有点像黄泉路似的。


  “昂,叶修啊……”


  “叶修?”


  “叶修!”


  “沐橙!叶修!叶修!!!”


  怎么回事,刚刚还在旁边的!怎么没人了!难道他们……


  不可能!


  “你所感到的,所听到的……都是虚伪的……”


  一个陌生的声音发出,让我的意识渐渐模糊。为了保持清醒,我不断向前跑……


  找到他……


  我……


  当我要跑到筋疲力尽的时候,突然,远处发出刺眼的光芒,千机伞瞬间化为那束耀眼的光,我下意识闭上眼用胳膊遮挡光线。大约几秒后,当我睁开眼适应光线时,眼前的彼岸花境瞬间变成浅黄的空间,四处的彼岸花和花瓣变成了纷纷落叶,一切,都变了……


  “这是……”


  “这是梦境哦……”


  眼前突然落叶纷飞,一个幽静小巷出现在我眼前。


  【第三人称】


  “臭小子,敢拿老大的水瓶,好大胆子!”


  “听说这小子是叶氏集团的大少爷,正好绑架起来诈勒一笔钱”


  一群穿着黑衣黑帽的混混中,一个身穿朋克风式衣服的刀疤男拿起一根拇指粗的绳子正步步逼近穿着简朴,满脸尘土的小叶修……


  “住手!你们欺负小孩!知不知羞!”


  小沐秋出现,让一群小混混瞬间喷出笑来,一个个笑的猖狂到飞上天去。


  “哈哈哈哈哈,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个小屁孩,哈哈哈哈哈……”


  “你们不要太嚣张!我,我要报警了!”


  “你有本事报呀,怎么,吓得说不出口了?”


  小沐秋从大大的口袋里掏出一个小手机,屏幕显示着正在拨打电话的样子,随后,电话里响出一句话让各个猖狂的“白竹鼠”瞬间变成等着被华尔兄弟们煮的“黑竹鼠”


  “你好,这里是H市公安局,请问有什么事吗?”


  “我靠!小子算你狠,这次先不宰了你,兄弟们,走!”


  一群“黑竹鼠”们像看见华尔兄弟那假悲伤的表情,一个个抱头鼠窜,灰溜溜的跑了。


  “呼,好险” 小沐秋知道此事很危险,但临危不惧精神让他成功面对一群鬼畜再鬼畜的“黑竹鼠”


  (好吧我不皮了,正经了)


  小沐秋刚想去看看小叶修怎么样時,小叶修在远处的小巷里一转身拐到小巷里跑走了,小沐秋一脸懵逼的眼神瞬间化为无奈的眼神,自己回去了……


  时间线让苏沐秋来到了他们第一次正式遇见的地方,也就是初四时期的那时候,当一个古板而不失优雅的班主任身旁,穿着朴素,有点虚胖的叶修出现在初四时期的苏沐秋的视野中…


  “各位同学,安静,这位是叶修同学,他是从隔壁九班过来的新同学,叶修同学,只有两个位置,一个是孙雨的位置,一个是苏沐秋的位置,你要坐哪里?”


  “我想做苏沐秋旁边的,老师”


  “行吧行吧,苏沐秋同学,我知道你是好学生,请务必督促叶修同学学习。好的上课!”


           老师的语速让全班同学听力跟不上,甚至叶修都怀疑老师的语速是加特林了


  “老师好!”


  课后


  “你好我叫苏沐秋,你是叫叶秋是吧?”


  “不是叶秋,叶秋是我弟弟的名字,我叫叶修”


  “叶修,我们交个朋友吧”


  “嗯……你不怕我成绩拖累你的成绩?”


  “不怕。”


  “那好,Nice to meet you 苏沐秋”


  “Nice to meet you,too”


  (一步换景,我懒得写了)


  “你打算让你妹妹做职业选手吗?”


  “做职业选手有点苦,但是她一个小姑娘家应该我没想把她培养成一个职业选手,而且每个人都有叛逆期,如果哪一天她看我们两个玩游戏看厌烦了……”


  “咳咳,不只是每个人都有的,比如我弟弟”


  “你还有个弟弟?”


  “你忘了我上次说过我有个弟弟吗,反正我们俩是双胞胎”


  “切……谁和你这个富二代说话”


  “我说的是事实,你若不信,我可以打电话叫他过来”


  “少年你可不要太猖狂啊”


  “呵呵,就怕你什么时候超越我的记录了”


  “少年,人生的路还挺长,等你哪天你的帐号卡没了,你的记录都一笔勾销了”


  ……


 四.心有多远,梦不停歇


  刚才这几个片段,以适中的速度演绎过我的眼前。而有点远的片段,我早已深呼吸去接受。


  这,应该是最后一个的吧……


  我手指触碰这个神秘的面纱时,瞬间密密麻麻的雨声响过耳畔,一场大雨冲刷了公路,蓝白色的广告栏上的雨珠不断掉落。一个长似我的面容,撑着红伞打电话的少年缓缓走来……


  这,应该是我去接沐橙时的吧……


  “你就按回车键看看好不好”


  “不好,还是卡死”


  “等我过了这马路再说啊”


  “那你光听行了”


  “不行,一边听你的一边过马路,你想让我被车撞啊”


  “呵呵……”


  砰的一声,我眼睛突然血红,浑身上下都是血,据我所知,那时候我被撞时意识模糊,可怎么……


  “沐秋?沐秋?你那边是什么声音?沐秋!”


  “叶……叶修……照护好沐橙……还有……我们的荣耀……”


  当“我”的手落下的时候,我,已经……


  已经……死了……


  时间加速流逝,等叶修跑过来时,我可能只有一把伞和被雨水融为一体的血'吧……


  而叶修手机“噗通”一声掉落的时候,我的心里为什么,有点……


  有点心痛……


  当我回归浅黄色飘着枫叶的空间时,脑海里不知是谁的声音告诉我:


  “想重来一次吗……”


  “我,苏沐秋,心里的梦想未灭,所以,我,的梦想,没有停歇!”


  一束金光包裹了我,我突然回到——人间了?!


  ………


  金色屏幕上,描述着几个大字;


  2025年第一届世界荣耀邀请赛


  获得冠军的队伍:中国队


  随后,观众台上人群欢呼,彩带飘扬,观众台上还有人准备了超大号的五星国旗,在那展开摇摆着。从选手席上,十四名中国成员从选手席上下来,大屏幕还配合着报幕


  一号叶修,二号喻文州,三号周泽楷,四号王杰希,五号黄少天,六号肖时钦,七号楚云秀,八号苏沐橙,九号张佳乐,十号张新杰,十一号李轩,十二号孙翔,十三号唐昊,十四号方锐


  零号苏沐秋……


  “本次荣耀世邀赛冠军获得主:中国队!”


  当观众台上的观众们喊得疯狂的时候,我竟然穿着叶修他们一样的服装,此时,我以最快的速度扑到举着奖杯的叶修,死死抱住他。叶修以惊诧的表情看着我,可能因为看到我的回归而很惊讶吧,而我,在他耳畔,一字一句的告诉他


  “我回来了,很高兴认识你,叶修”


         “其实我也很高兴认识你,沐秋”


         “有句话我没敢说……”


         “生日快乐,沐秋”


(唯一突破5000字到6270字文) 

 (作者有话说转到B站看去)

评论
热度 ( 3 )

© 云梦—江逝泠 | Powered by LOFTER